一个九

人生路上,步履不停,
总有那么一点来不及。

好好的

车门打开的时候,智远的记忆有点重合,像多年前同学聚会一样。那时候他刚下飞机就收到汉阳的短信“到了吗?在哪?”“到了,坐上出租车了。”“快来、快来。”“知道了、知道了。”当智远回神后切看见汉阳在路口一动不动,两个人像在比赛一样谁先动谁是小狗。有病,还非得在这么冷的天发作。智远等的太久实在不行了小声抱怨“切,小跟班不黏人了。”就大步走过去抱着汉阳说“冷死了”这下把汉阳冻的一激灵,可他还是紧紧的不放手贪心着那一点的温度“我的礼物哪去了,我快好奇死了,快给我。”智远松开了汉阳,说“给礼物之前先回答问题。”“好”“你还是我的小跟班吗?”“我永远是智远的小跟班。”“可你不听我的话。”“听话、听话。”汉阳现在的样子就差伸出舌头流着哈喇子、在摇晃几下尾巴。“那行,把爪子伸出来”智远拿出戒指,说“要好好的,永远跟着我。”